宝哥:有一天你会不会说

宝哥:有一天你会不会说

吃一顿早饭要分几步 ???

李金元:非洲是天狮集团

李金元:非洲是天狮集团

 天狮集团董事长李金元近日在内罗毕接受记者专访时表示,非洲市场目前正处于快速

徐建成:建设好品牌需要

徐建成:建设好品牌需要

新时代的民族品牌如何崛起?传统品牌如何更好地传承与创新?5月9日,一场围绕品牌发展

当前位置: 直销报道网 > 头条 >

高收益P2P平台崩盘:从投资到庞氏骗局套路

时间:2018-05-16 08:04来源:上观新闻 作者:上观新闻 点击:
“我的偶像是特斯拉的马斯克”“创业是想用互联网的便捷,改变人们的金融生活”……身在看守所的“金融才俊”张磊,还在为过早清算公司而懊悔,直言“之前做的事情就像一次赌

摘要:“我的偶像是特斯拉的马斯克”“创业是想用互联网的便捷,改变人们的金融生活”……身在看守所的“金融才俊”张磊,还在为过早清算公司而懊悔,直言“之前做的事情就像一次赌博”——但他赌博的“筹码”,却是那些被蒙蔽的投资者们的身家。

【直报网北京5月16日讯】(上观新闻)“因无法通过规模优势降低成本,公司最终决定进行业务调整,于今日起正式停止灵鸟平台运营,进入业务清算流程。”今年1月23日,灵鸟网络借贷平台实际控制人张磊(化名)一纸声明,决定“对公司进行清算”,却让此前对他信任有加的投资人陷入成本、收益无法追回的窘境。

张磊于2016年创立灵鸟网络借贷平台,并先后开通官方网站、手机APP客户端等线上投资理财渠道,利用网络宣传导流、电话销售等方式,以 5%到18%的年化收益为诱饵,对外销售各类理财产品。不到两年,灵鸟平台已非法募集资金共计人民币30多亿元。

“灵鸟网络借贷平台整个运营模式其实是‘借新还旧’,将新投资人的钱用以偿还此前投资人的本息和旧债。而其参与投资的项目极少有钱赚,运营成本就占用了全部投资款的近7成。”上海市公安局经侦总队一支队探长曹阳介绍,灵鸟公司实质上已由“网络借贷平台”变成一家“财富管理投资”公司,“借新还旧”的运营模式不可能赚钱,投资项目也极少盈利:“别说18%的收益,公司要实现收支平衡都是痴人说梦。灵鸟公司崩盘只是时间问题。”

解剖灵鸟公司这只“麻雀”,能一窥近年来国内接连“爆雷”的P2P、财富管理平台问题。“投资人不知道借款人拿钱去做什么项目、如何还钱;投资人也不知道平台有没有实际把钱借给借款人,容易发生卷款跑路的情况。”在业内人士看来,出现问题的平台往往通过鼓吹虚高的收益回报吸引投资人投钱,实际很难找到产生如此高回报的投资项目,进而演变成“借新还旧”的庞氏骗局。

而身在其中的许多投资人,心态也产生了变化。一些人对投资理财平台信任近乎“盲目”:“只看高回报,不管背后风险。有些人就算知道风险,还幻想着自己是幸运地在崩盘前逃脱的那一个。”

线上融资理财平台创立仅半年风险频现:月贷款4000万仅收回1000万

1987年出生的张磊,学金融出身,曾供职于多家知名资本管理公司。2014年开始在宁波创立鲲久投资管理公司,开展私募基金业务。同年12月,他在宁波成立坤鹏投资管理公司,主要从事二手房尾款的过桥垫资业务。

“我们测算过,高峰期,上海‘过桥贷’一个月的需求量有3000-5000亿。这种方式短平快,上海周期一般40天,小城市20天。以房子作为媒介,一定程度内,风险可控。”根据张磊的描述,从宁波到杭州再到上海,他相继成立投资管理公司,主要从事“过桥贷”业务。

在此期间,张磊曾到美国斯坦福大学游学,在那里“深度接触”了P2P和移动互联等概念。2015年,回国后的他看到国内互联网金融风生水起,也想从中分一杯羹。

促使他做出这一决定的,还有更深层的原因——由于股市动荡,张磊的私募基金在2015年下半年已经出现5、6千万的浮动亏损。另一方面,二手房“过桥贷”受到监管限制,无法继续运营。

2016年1月15号,张磊正式创立“灵鸟网络借贷平台”,开展线上融资理财业务。“刚开始效益很好。”张磊回忆说,那种感觉像“绝处缝生”。

然而不到半年,公司就遇到了风险。“互联网P2P贷款这个事情,除了基本的风险控制外,还有道德风险。比如客户骗贷,无力偿还。还有一些内部员工为了拿到交易提成,出现帮客户的伪造资料通过征信审核等情况,导致公司的坏账率不断提高,资金吃紧。”张磊告诉记者,到2016年下半年,公司出现了一个月放出去3、4千万,可能只收回1千万的情况。“不仅是本金亏损,同时这部分本金的收益也无法实现,但公司的运营成本还在,出现了‘收不抵支’的情况。”

虽然遭遇经营风险,但张磊靠自己在金融圈多年积累的人脉持续拉投资人注资,公司账目上还有不少资金。那时,他心里已经开始盘算另一件事。2017年年初,张磊的私募基金到期结算,巨亏超过1亿元。“我挪用了灵鸟投资人的钱用来填补私募基金的亏损,总共8、9千万,兑付给私募项目的投资人了。”

这一举动,让灵鸟公司的资金窟窿再次扩大。据当时的灵鸟公司财务总监仲红(化名)介绍,当张磊提出用灵鸟的钱偿还私募基金的亏损时,她曾极力反对。“他就一再向我承诺,我们总要赚回来,你要帮帮我。话说得很好,他是董事长,我一个财务最后也只能听他的。”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分享到: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